电子烟何去何从(电子烟终于变成烟,然后呢?)

电子烟何去何从(电子烟终于变成烟,然后呢?)

电子烟正沦为一门需要等待的生意,尽管政策已经“落地”。

12月2日下午,国家烟草专卖局公布了《电子烟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同时结合11月26日《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修订的公告以及11月30日强制性电子烟国标征求意见稿的发布,野蛮、无序发展的国内电子烟行业很快即将进入到新纪元。

相关新近出台的规定中,新增的“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等,都意味着此前较长时间的电子烟行业监管“空窗期”的结束。

有业内人士,将其视之为电子烟的“名分”和监管政策终于“靴子落地”,一定程度上相当于“身份合法化”。

这背后,经销商、企业、代工厂都对政策的落地抱有相同的看法:利好电子烟行业。

但同时,新政中“从生产、批发到零售等环节,都要取得许可证”的诸多细则,也让从业者对准入制度、税收、渠道等等倍感焦虑。

经销商,徘徊在等待与放弃之间

安徽合肥,一位电子烟经营者李庆在十月份关闭了旗下的三家店面。“剩下两家我也不在乎了,反正不赔不赚,就先放在那。”

李庆关店的原因在于,“今年年初,电子烟的经销商一下冒出来很多”,他形容合肥的某些商业地段挤满了电子烟专卖店,“活像一条电子烟街。”

李庆觉得,电子烟制造企业应该为混乱的、遍布街道的电子烟店负责。“没人考虑一条街或商场的客流饱和,实体电子烟店的生意因此变得很难做。”

李庆去年进入电子烟行业的时候,合肥市中心的商场、写字楼还对电子烟项目有些疑惑,当时李庆还需要“跑好几个部门,跟很多人介绍电子烟”。“当时政策对电子烟也是摇摆不定,敢尝试的这门生意的人也少,那时候一个月投入1万,至少赚2万。”

现在,他不想把赚来的钱完全投入到电子烟的经营中,他另谋划别的生意,“电子烟这个行当需要等一等了,现在有点疯狂,未来肯定会洗牌。”

和李庆的“等等”不同,河南郑州的马萧正计划全身而退。

今年年初拿下某电子烟品牌代理的马萧,上个月放弃代理身份,除了保留一条微商渠道清理库存外,已全面退出了实体电子烟圈。

政策的反复变化让他对电子烟行业“缺乏安全感”,他将另外的矛头指向电子烟企业:“企业有点说话不算数,比如答应给店铺拉新试用烟弹,最后变成我们自己付费,还有很多小细节,让我很失望。”

现在,马萧的仓库里“堆满了库存”,而这次“电子烟参照卷烟有关规定”,让他觉得更加不安:“实体店很可能被定义成无证经营,微商渠道估计会被取消,我还怎么干?”

“你见过在微信上正大光明卖卷烟的么?电子烟这么卖迟早非法。”他说。

电子烟经销商徘徊在等待与放弃之间,而看似利好电子烟制造企业的《办法》,为了规范这个争议颇大的市场,正在抬高准入门槛。

企业,在过渡期中等待结果

厂家层面,虽然对新政早有准备,但猝不及防的是,在政策“靴子”落地后,接踵而来的是来自商家的提问。

一家头部电子烟企业在新政下发后,为应对商家的询问,甚至成立了一个专门回答问题的客服小组,24小时解答商家问题。

“其实有很多问题我们也暂时回答不了,比如具体什么时候能为电子烟实体店经销商下发执照?执照如何办理?现在开店的合法性?还有人问电子烟微商现在算不算‘黑市’?”

“现在我们只能说你有问题我们这边记下来,然后我们在集中寻找答案。”该电子烟企业的销售负责人告诉AI蓝媒汇。

马萧在退出电子烟代理前,也去找过厂商,但回来后他反而不抱希望,他发现电子烟企业面对多数问题都是让他“再等等看”。“现在去问厂家的人,对电子烟这门生意至少还抱有希望,但电子烟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不是一门好生意了。”

一位头部电子烟企业的PR告诉AI蓝媒汇:“现在明着说靴子落地,其实关于电子烟还有很多没落地的具体政策。”

“比如最简单也是最受到关注的问题是——现在实体售卖电子烟是否合法?”

实际上,从本月6日,电子烟企业已经开始向国家烟草专卖局官网报送企业相关信息和产品信息。“目前是摸底阶段,报送持续到21号。”

“这就是说,电子烟行业已经进入过度期,按通知要求,现有电子烟生产经营主体可正常开展生产经营活动。”

然而这个过渡期究竟要多久,厂家和“李庆们”都没有具体答案。

不过上述PR认为,对现有电子烟经营者的好消息是,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已经不再受理新的零售许可,甚至暂不核发各类电子烟生产经营主体的营业执照。

“这说明正规的电子烟经营大门已经关闭,现在出去就进不来了。”

李庆认为这是好事,因为至少自己的等待是值得的,但是等待后的结果是怎样,则充满了不确定性。

比他还想知道答案的人,远在深圳——那些电子烟配套零部件生产的企业老板们。

行业,离政策落地还差很远

“媒体不要总关注头部,关注一下腰部以下的电子烟企业,我们很难的。”深圳一家电子烟代工厂老板黄涛说。

对于深圳的多数电子烟代工厂、相关设备制造厂,电子烟新政都远没有到落地的程度。

黄涛强调了其中的第九条:设立电子烟生产企业、电子烟代加工企业、电子烟品牌持有企业和电子烟用烟碱生产企业,必须经国务院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取得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并经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核准登记。未取得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的,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不予核准登记。

“就是说,整个产业链中各个环节都必须取得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并需通过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核准登记。比如说你专门生产烟具的外壳,这也需要得到许可证。”黄涛说。

但实际上,能获得许可的标准是什么,诸多企业还是问号。黄涛在《办法》下发后,和其他老板研究其中条款后得出消极的结论——只能再等等细则。

而另一边的资本市场,则以积极的态度迎接这场行业大变局。

《办法》下发后的12月2日晚,电子烟龙头雾芯科技大涨7.79%,当天盘前一度涨超18%。而电子烟雾化设备制造商思摩尔国际也在当日大涨15%。

“头部企业当然是叫好的,等了这么久,总算是有个说法了,政策上看至少国家是认同电子烟了。”黄涛说。

但黄涛也认为,头部电子烟企业叫好背后,未来所面对的问题一样复杂且难解。

“比如征求《电子烟》国家标准(征求意见稿)中提到雾化物中的烟碱浓度不应高于20mg/g,烟碱总量不应高于200mg。但当前市场上的众多电子烟产品,雾化物中的烟碱浓度在30mg/g到50mg/g。这个标准如果通过,现在大批在外面流通的烟弹怎么办?经销商怎么办?制造企业怎么办?”

“不要把国家认定电子烟也是烟这件事,跟搞好电子烟经营销售混为一谈。离(政策)落地还差很远。”黄涛说。

如果觉得本文对您有用,欢迎在下方点赞评论。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红烽烟都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文章链接:
https://www.hongfengyandu.com/news/8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